类脑计算

客座编辑导言 • 黄铁军 • 2016年5月

阅读其他语种的客座编辑导言
西班牙语 | 中文

译者:奥斯瓦尔多·佩雷斯 和 黄铁军


倾听客户编辑导言

英语:

 

西班牙语(Martin Omana录音):

 

面向大数据系统的软件工程

IEEE计算机学会2014年在“今日计算”网站发布了《2022报告》,技术领袖们描绘了他们眼中技术世界在2022年将变成什么样子。作为调查结果的一部分,该报告预测智能设备将汇聚成一张称为“无缝智能”的集成网络,并能与我们的脑波对接。一个随之而来的推论就是:什么样的计算技术才能让使这一设想成为现实?如何才能让机器拥有类似人类智能的通用智能?

谈及高速计算、逻辑推理和精确的记忆,现代计算机显然比人类强大得多,但这些都仍然依赖于人类所掌握的知识。人工智能(AI)也不例外。传统AI的“智能”是显式表达的知识库和规则,因为只有这样计算机才能够处理。在最新AI中,机器从大规模数据中“学习”知识,但所使用的模型仍然是人类设计的。(从世界中采集的)大数据驱动(人类设计的)智能模型能够创建更强大智能,这个新范式已经得到广泛认同,并引燃了全球性的AI热潮,但仍然存在许多挑战。

“今日计算”2016年5月号从“IEEE计算机学会数字图书馆”(CSDL)中选取了过去一年发表的六篇文章。虽然不少其他文章也论及类脑计算相关的特定技术问题,但我还是选择了这六篇文章,理由是或者其视角更为广阔,或者能够激发对这个令人兴奋话题的讨论。

根本变革

类脑计算这个概念还没得到很好的定义。对于许多人来说,“类脑”的意思是“做到大脑能够做到的”(传统AI)或者“像大脑那样做”(机器学习AI)。但是,事实上我们对大脑能做什么以及大脑是怎么做到的并不完全了解,我们并不完全了解我们自己。

不同于模拟大脑功能的传统AI和机器学习方法,神经形态计算(neuromorphic computing)模仿大脑结构。这种方法从神经形态器件构造电子大脑做起,背后的假定是解析大脑的生理结构(神经元,突触,神经回路和皮质的功能区)比揭开智能原理更容易,而类似结构将产生类似功能。无论是类脑、脑启发还是仿脑,这个领域都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计算模型,甚至我们对智能的理解。

本期内容

本月主题的两篇开篇之作来自 Computer 2015年12月的“重启计算”专辑,探讨的是神经形态计算颠覆目前计算模型的可行性。Santosh Khasanvis及其同事的 在纳米尺度架构因果智能 勾勒了在新的神经形态编程方法中引入随机性带来的好处。在 欧姆网格:基于忆阻器的阈值门网络 中,David J. Mountain和他的同事描述了当今的图灵系计算机如何吸纳神经形态的效能。

欧盟资助的人类大脑计划(Human Brain Project)最近把刚刚建成的两台互补性的神经形态机对外开放,以支持神经微回路模拟以及在机器学习和认知计算中应用类脑原理的研究,这两个系统分别是Karlheinz Meier的基于神经形态物理器件的BrainScaleS系统和Steve Furber建构在高级RISC机(ARM)架构上的SpiNNaker系统。作为两篇SpiNNaker硬件建构论文的延续,Andrew D. Brown和他的同事在 SpiNNaker编程模型 中描述了支持机器运作的(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底层软件。

基于神经网络(特别是深学习)的机器学习在很多应用中都获得了成功。在 一种高通量神经网络加速器 中,陈天石和他的同事们描述了如何通过减少内存传输和尽可能有效地执行来设计这种面向大型神经网络的加速器架构。

Garrick Orchard及其同事的 HFirst:一种对象识别的时域方法 介绍了一种用于对象识别的尖峰层级模型,它利用了生物启发的异步地址事件表示(address event representation,AER)视觉传感器的输出中所蕴含的精准时域信息。这种方法代表着视觉计算模式已经走出传统时钟同步系统,也可推广应用于其他感觉和计算任务。

在最后一篇文章中,我们将目光移到机器人的智能。对于机器人来说,身体使它能够探索真实世界以及其中不确定的、不可预知的元素,这对智能涌现很重要。在 机器人学习引诱昆虫 中,Ji-Hwan Son和Hyo-Sung Ahn展示了机器人用摄像头识别真的昆虫及其头上的触角,再通过喷射一种特殊气味引诱昆虫沿着给定轨迹爬行。

相关资源

Meier和Furber在今年3月举行的“人类大脑计划首届神经形态计算应用研讨会”上对BrainScaleS和SpiNNaker系统的介绍视频可以在这里找到

Jeff Hawkins在他著名的《论智能》(On Intelligence)一书中提出的“层级时域记忆(Hierarchical Temporal Memory,HTM)”原理仍然是“大脑如何运行”这一问题最有可能的答案之一。Hawkins共同创建的Numenta公司开发了一套根据HTM原理运作的软件,通过NUPIC开源社区开放,该软件表明基于生物学习原理的计算方法有望实现新一代智能。该公司的两段视频介绍了公司的创始愿景精彩成果

结论

从颠覆经典计算模型到机器人革命,类脑计算正在走向计算舞台的中心。AI将成为未来计算技术必要组成部分,希望本期“今日计算“能够让你更加认同这个看法。请在下面分享你的见解、想法和经验。

引用

T. Huang, “Brain-Like Computing," Computing Now, vol.9, no.5, May. 2016, IEEE Computer Society [online]; https://www.computer.org/web/computingnow/archive/brain-like-computing-may-2016.

客座编辑

黄铁军是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计算机科学技术系主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他是”今日计算“顾问委员会委员和中国区代表,中文版负责人。他的联系方法是tjhuang at pku.edu.cn

 


 

Average (0 Votes)
The average rating is 0.0 stars out of 5.

Article Comments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