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16 Theme: 慕课开放资源
客座编辑导言:索雷尔 赖斯曼和施国琛

慕课(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是对不限制注册学生数量的网络课程,数千学生可以同时参加同一门课程。虽然慕课还没引发很多人预期的教育革命,但已经为全球学习者提供了之前难以获得的教育机会。

在追寻能够全球访问的在线学习过程中,无论是慕课还是其他方式,一个重要概念就是“公开”。差不多从2002年开始,这种开放性的代表性标志就是开放教育资源(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OERs)这个标签:基于Web的为特定教学、学习或研究目的开发的免费资料,其他人可以根据自己的目的进行重用。然而,就像教育中许多其他事情一样,“免费提供”这个术语的含义已经成为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具体而言,在使用、共享或修改这些材料时到底有没有财务方面的考虑。

我们为今日计算 2016年8月号选择的文章和视频是有关OER、慕课和开放性,我们也将讨论网上教学的未来。

主题文章
客座编辑Sorel Reisman和Eli Shmueli撰写的开启计算机科学和IT教学的大门——终于(Opening the Instructional Doors to Computer Science and IT—Finally)对当今面向教育工作者的各类免费数字资源进行了介绍,也对计算机科学(CS)和信息技术及系统(IT/IS)教育目前的开放状态进行了描述。作者介绍了高等教育协会最近的一项新举措Merlot,其目的是促进OER在CS和IT/IS教学中的应用。

尽管对高等教育中慕课的作用争议不断,但看来在某些情况下的确非常有用。慕课不可能像一些人预测的那样解决所有教育问题。在后慕课世界(The Post-MOOC World)中,David Alan Grier认为有关慕课的炒作可能很快消失,我们也的确曾经目睹过一定程度的炒作。我们在听到慕课将引起教育革命的同时,也看到很多值得深思的现象,特别是随处可见的低毕业率和高制作成本问题。(维基百科有一篇有趣的文章讨论了慕课的沉浮,当然不同人可能看法不同。)

展望视频

Sorel Reisman介绍八月主题,并解释OER和MOOC。

 

视频展望
Sorel Reisman的视频更具体地探讨了本期主题讨论的问题,并为阅读本期所有文章提供了更广阔的背景信息。

相关资源
今日计算 本期主题跨越了多个IEEE学会和出版物。下面这四篇来自非计算机学会出版物的文章涉及慕课制作、OER推荐和分发的最新方法。你可以在IEEE Xplore数字图书馆中找到这些文章。

在慕课内容中纳入视频片段已成为一种普遍做法。来自IEEE Transactions on Education的“通过录像生成OER:案例研究(Generating OER by Recording Lectures: A Case Study)”对使用开源软件(OSS)制作这种视频进行了研究。(需要说明的是,根据所采用的许可证,有些开源软件本身实际上也是OER!)这种视频把讲稿和片段信息同步,支持视频内的搜索,作者Martin LIamas Nistal和Fernando A. Mikic-Fonte报告了学生满意度情况。他们也采用本地或远程流媒体服务来支持用户和课程内容互动。据作者报告,学生最终得分和所看视频片段数量显著正相关。

大部分慕课都内含向个别学生推荐的高质量内容。“一种语义丰富的语境感知的OER推荐策略及其在计算机科学OER资源库中的应用(A Semantically Enriched Context-Aware OER Recommendation Strategy and Its Application to a Computer Science OER Repository)”同样来自IEEE Transactions on Education,Almudena Ruiz-Iniesta, Guillermo Jiménez-Díaz 和 Mercedes Gómez-Albarrán介绍了支持OER发现的IEEE学习对象元数据(IEEE Learning Object Metadata,LOM)。这些元数据可以充填三类知识,都是通过专家验证并以Web本体语言(OWL)组织的。此外,该策略能随着学习进度根据用户的掌握水平来检查其知识。基于元数据、本体和掌握水平,推荐系统给线上学生推荐问题、练习、测验题和讲义。有证据表明,根据学生个性需求定制课程内容的这些方法能够提高学习效果,降低辍学率。

“采用基于社交网络分析的框架向创业者推荐OER(OER Recommendation for Entrepreneurship Using a Framework Based on Social Network Analysis)”这篇文章选自IEEE Revista Iberoamericana de Tecnologias del Aprendizaje,展示了一种在推特发布内容中寻找OER的机制,可服务于培训特定领域的用户。Jorge Lopez-Vargas和他的同事先抽取原始OER的URL地址,然后利用社会网络分析发现推特上这些OER的发布者之间的关系模式。该过程首先通过关键词发现以人为媒介的主题列表,然后通过对DBpedia数据库运行一组SPARQL查询来扩展查询,从而扩展这个主题列表。采用UTPL科学数据实验室提供的一种搜索机制,数据爬虫从推特采集信息并进行规范化,然后对OER进行识别、排名和推荐。

推荐系统可以制作慕课,以便于更多学习者接触和获取。Masumi Hori和她的同事发表在IEEE Frontiers in Education Conference的论文“CHiLO: 使用电子教材构建特设移动学习环境(CHiLO: Using an e-Textbook to Create an Ad-Hoc m-Learning Environment)”介绍了如何使用现成技术构建全面的移动学习系统,这些技术包括:EPUB3格式的电子教材、采用Mozilla Open Badges验证和证书以及社交网络服务上的布告栏。虽然某些方面和慕课类似,一个CHiLO视频仅持续约一分钟左右(慕课视频平均七分钟)。这样的学习系统可以帮助学生、上班族或旅客在不利于教学的环境中学习。

讨论
一些研究人员报告说,在与慕课视频互动过程中,一些学生往往会回看错过的概念或跳过已经理解的内容。其他学习者与慕课内容的互动表明学生的探索路径比教学设计者所预期的还要复杂。这种现象直接反映了双向面对面双向教学和单向电子学习节目之间的差异,这些单向节目已经流行了三十多年,采用Web技术的节目也不例外。

慕课只是另一种电子学习吗?我们应该转而专注于制作高品质的OER并开发更先进的推荐技术吗?

请在下面的评论部分分享你的见解、创意和经验。

客座编辑
Sorel Reisman是IEEE计算机学会前主席。他是国际高等教育协会Merlot的管理主任,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信息系统教授和富布赖特OER专家。Reisman从多伦多大学获得计算机应用博士学位。他的联系方式是sreisman@calstate.edu。

施国琛是中国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大学特聘教授。他的研究兴趣包括多媒体计算和远程教育。他曾担任IEEE Transactions on Learning Technologies和IEEE Transactions on Multimedia副主编。他的联系方法是timothykshih@gmail.com。